“ 赐予你长不大的权力。”

【瑞金】你所微笑的暮色里

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 

- BGM推薦〈君が笑む夕暮れ〉


~00~

“――去吧,金。”

暮色之下,星月魔女在他身上施展了魔法。

少女凝视着表情坚定的好友,嘴角挑起一抹无奈的笑容。

她轻轻地说着。

“回到过去,然后,拯救他!”


~01~

――逢魔之时,也就是黄昏。

阴阳交界的时刻,鬼怪最容易出现的时候。

“你是谁?”

那人卻只是凝视着他。

只是凝视着他。

许久后他才开口,声音轻轻的,像是怕把什么给吓跑了。

“……大概是鬼吧。”

“欸!?”

金怀疑他在开玩笑,但少年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是那么认真。

“格瑞,我的名字。”

“嗯嗯,我叫金。”男孩十分郑重地点头,“很高兴认识你!”

格瑞微微颔首。

――这就是两人的初次相遇。


~02~

真的……回到过去了?

金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,眨眨眼睛。

凯莉真的好厉害啊……

“那么现在――”

少年认真地拍拍双颊,然后握拳:“格瑞,我要拯救你了!”

~03~

金认识格瑞的时候,他已经死了。

金与之交谈、熟识的也仅仅是个留恋在人间的鬼魂。

即使如此,金还是非常重视他。

黄昏即为逢魔之时,阴阳交界的时刻――不知道是谁这么对他说过。

而他就是在这段期间遇见的格瑞,每一天,他们在日落之时相见、日落之后道别。这种日子维持了好一段时间。

某天的暮色之下,格瑞比往常还要沉默,金隐隐约约感觉不太对,却没有多问。

那天告别的时候,不知是否是金的错觉,格瑞的眼眸格外深邃,里面有什么情绪,满到快要溢出来。

“――再见。”

最后他只是这么说,语气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般,那么轻,好像害怕会吓跑了什么。

之后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惊慌失措的金找了凯莉,慌慌张张地问她有没有办法可以再见到格瑞。

“你那朋友啊……大概是彻底消失了吧。”魔女叼着棒棒糖,“一般来说呢,死掉的鬼魂会选择去地府重新投胎,但也有例外――生前执念未能达成者,他们会逗留在世间,三十六日之内,若是完成执念,即可前往地府,若是没完成――”

凯莉摊手:“大概就魂飞魄散咯。”

“照妳这么说,格瑞是因为没有完成执念才会消失的吗?”金睁大眼眸,看得出他正努力不让眼泪掉出来,“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救他?”

“办法么……”她笑得一脸邪气,“只要你诚心诚意地祈求本小姐,也不是没有。”

其实呢,早在金兴高采烈地告诉她“格瑞”这个存在之后,她就做好会有这一天的准备了……为此,她还难得地和“他们”合作了呢。

凯莉微微眯起眼,夕阳余晖在她的眼眸下闪烁着奇异的光芒。


~04~

现在的金回到的时间线是格瑞还活着的时候。

他必须先找到他才行。

“嗯――该从哪里下手好呢?”金捏着下巴开始用力思考。

思考思考思考――

“金。”

他突然听见了一道淡淡的声音。

抬眼一看,原来是雷狮和卡米尔这对兄弟,这两人也是金的好朋友。

“小鬼,你在想什么呢?”雷狮饶有意味地打量他,“看起来似乎很苦恼啊。”

“我在找人……”金抓着脑袋,“是很迫切的、必须快点找到的人,但是越着急我的脑袋就越没有主意……”

“你大喊他的名字呀,说不定他听到就会出现了。”雷狮这么提议。

“大哥――”卡米尔张嘴想说些什么,立刻就被恍然大悟的金给打断了。

“雷狮你真是太聪明了!谢谢你!祝你这次段考超越嘉德罗斯成为第一名!”

卡米尔无奈地望着金的背影,跑得真快。

“这样真的好吗……”

雷狮揉揉弟弟的头发,揚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“呵呵,好戏就要开始了呢。”


~05~

现在要去找个人多地方!然后开始执行“呐喊计画”!

金兴高采烈地想着,脚下快速地奔跑。

忽然间他想起了刚才他说过的话。

――雷狮你真是太聪明了!谢谢你!祝你这次段考超越嘉德罗斯成为第一名!

……嗯嗯,第一名是嘉德罗斯嘛,他每次都得第一哒,第二名也是万年第二,叫什么……什么……

金突然停住脚步。

第二名好像就叫――

“怎么了?眼睛瞪那么大,魂丢啦?”

一个男孩手往金的眼前晃了晃,此人正是永远的第一•嘉德罗斯。

金一把抓住那只手,非常非常认真地问:“嘉德罗斯,那个排名老是第二的那个人是不是叫格瑞?”

“对啊,怎么?”

“是不是一头银发、发型像芦荟、眼睛像紫罗兰花海,还总是一脸死人脸?”

“嗯啊,所以说到底怎么啦?”

“告诉我!他几班!”

“就在7班啊?我们班的隔壁再隔壁呀,到底怎么了啦渣渣!你再不说我就――”

“谢谢你嘉德罗斯!”金用力地拥抱了他一下,然后开始奔跑,“祝你永远考第一!而且我再也不会偷偷在你背后喊你假的螺丝了!”

莫名其妙获得一个拥抱的嘉德罗斯一脸懵逼。

“到底是怎样啦……等等你居然偷偷叫我假的螺丝!?渣渣你给我站住!!!”


~06~

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金现在快乐地想要唱歌。一路狂奔到七班,即使跑得气喘吁吁也毫不在意,他站在七班教室门前,一眼就看到了那人。

那个人,冷冽的眉眼,面无表情的侧脸,但金就是知道,他是个很温柔的人。

是格瑞呀,活生生的格瑞!可以触碰到他、不必等到黄昏时分才能见到他的格瑞!

情不自禁的金忍不住大声喊出他的名字:“格瑞――――――――!”

那人听到他的声音,身体震了震。

格瑞慢慢地转过身,瞳仁与他相对。

“你……是来找我的?”

虽然还是面无表情,但他的声音里有着不易察觉的兴奋与喜悦。


~07~

金与格瑞迅速地成为了朋友。

虽然这对“朋友”在旁人看来只是单箭头,他们眼里的画面是这样的――

金缠着格瑞,格瑞无动于衷。

金和格瑞说话,格瑞无动于衷。

金总是像个小尾巴似地跟在格瑞后面,格瑞面无表情地走他的路,从不回头看他一眼。

只有金知道,其实应该是这样的――

金缠着格瑞,格瑞看似无动于衷,眼底卻浮上了淡淡的笑意。

金和格瑞说话,叨叨絮絮的没有什么重点,格瑞总是耐心地侧耳倾听。

金总是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格瑞后面,格瑞会渐渐放慢了脚步,好让他能够跟上自己。

――这一切,只有金知道。


~08~

早知道之前应该问一下格瑞是怎么死的……

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,不知道的话要怎么预防呢。

所以现在,保险起见,他能跟在格瑞身边就跟在格瑞身边。

“怎么了?”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模样,格瑞轻声问。

“没什么啦~”金故做轻松地说,其实心里烦恼得要死。

他真的很担心身边这个人会突然死掉……

“金?”

金这才发现,他不自觉地抱住了格瑞的手臂。

“呃……”他有些尴尬地抬起眼,对上了那双他一直觉得很漂亮的紫色眼睛,就像紫罗兰花海一样的颜色。

那双眼眸的主人静静地看着他,眼底深处晦涩不明。
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金不明白,格瑞为什么老是这么看着他?

这样子让他……很不自在,心脏会莫名跳得很快,四周的温度好像突然上升了好几倍。

他立刻松开手,往后退了几步,“我我我我我记得附近有一间冰淇淋店,里面的牛奶口味很好吃,格瑞我――”

“金!小心!”

一辆货车失控地朝着他开来!

金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上演。

格瑞一把用力地推开了他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货车与那少年的距离,越来越近、越来越近――


~09~

――想起来了。

什么都想起来了。

在最初的时间线里,当时那辆失控的货车朝我开来,还与我不相识的你不顾一切把我推开,自己被货车撞得支离破碎。

那个时候的我因为打击过大忘记了关于你的一切。

但是……你放弃了重新转世的机会,明明知道不可能,却还是来找我。

只想要和我在一起,仅此而已。

我终于知道了……你的执念。

金猛然起身,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格瑞,怎么样都不要再松手了。

“――格瑞,你喜欢我对吧。”

不是疑问,而是陈述。

你喜欢我很久了,对吧。

每天都在看着我,每天都偷偷走在我的后面看着我的背影,所以那一天,当我快被撞上的那一瞬间,你才来得及把我推开的,对吧。

“――我也是。”明明在这样的紧要关头,他却带着笑意。

我也喜欢你。

所以这一次,我陪你一起。

就算无法改变结局,至少这一刻,一切都圆满了吧。

金闭上了眼睛。


~10~

时间仿佛静止了……不对,不是错觉,时间真的静止了!

那辆即将毁灭一切的货车就这么停在他们的面前,在前进几公分就要撞上他们了。

不只是货车,大街上所有的车辆和行人都停住了。

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! ?

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困惑或震惊来形容了。

“真不愧是星月魔女。”带着笑意,某个身影这么走了出来,“早就预想到了这种状况。”

“金很笨,这种防御措施,纯属正常。”卡米尔尾随在后,拉起围巾,眼神波澜不惊。

“同意,渣渣是个超级――大笨蛋!”看来嘉德罗斯还在记恨被私底下叫假的螺丝的事。

“没办法嘛,”星月魔女耸耸肩,“人家真的很担心呀,这个笨蛋该不会为了救别人反而把自己搭进去吧――没想到本小姐预料的还真是没错。”

“雷狮?卡米尔?嘉德罗斯?凯莉?”金嚷了出来,有点语无伦次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你们――”

“哼哼,感谢我们吧,渣渣!”嘉德罗斯一如既往地嚣张,他抱着手臂,得意地扬着下巴:“多亏我们相助,你们才不至于当一对死鸳鸯。”

金觉得自己快要晕倒了,他的朋友们居然这么牛逼! ?他居然不知道! ?

格瑞拍拍他的头,金看得出来他也在努力消化这一切。

“好啦,你们还是感谢本小姐吧,最大的功劳还是我的哟~”凯莉慢悠悠地走向金。

“现在,回去吧。扭转了命运的少年。”

她看向散发着温吞光芒的,逐渐坠落的,水煮蛋般的太阳。

“――回去吧。”


~11~

一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银发少年微笑着的脸。

“欢迎回来。”他说。

金傻呆呆地看着他,最终也咧嘴笑了起来。

他用力地点头。

――我回来了。

一切终于落幕,在你所微笑的暮色之中。

这个在暮色中起始又在暮色中结束的故事。




-  END  -

评论 ( 1 )
热度 ( 60 )

© 拆野千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