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 赐予你长不大的权力。”

【胜出】Irony

爆豪君生日快乐!

很喜欢你的骄傲和努力,虽然我经常把你写得很OOC,但以后一定会把你写得更好哒!

另一个次元的你以及这个世界的我都要加油啊!不对是大家都要一起加油!希望你和绿谷君的关系能够越来越好!(虽然好像有点困难)

你们一定会成为最棒的英雄的!




-  非原著向。

-  俺妹Paro(?)

-  重發!幸好有存稿啊啊啊啊.........( 抱頭




绿谷出久内心茫然地按着滑鼠。

――呈现在他眼前的,是两个少年交缠的肉体,房间里回荡着奇怪的叫声。

但最为诡异的果然还是站在他身后的那个人!

“废久,你太逊了。”那个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――明明同齡对待自己却总是一脸不耐的少年――爆豪胜己说着,声音带着不屑,“等等你就会BE了,谁叫你刚才不听我的。”

“小胜……”他快哭了,“我可不可以不玩了?这样感觉好奇怪、真的好奇怪……”

在竹马的房间里当着竹马的面玩着题材为青梅竹马的工口耽美游戏,这到底是什么羞耻Play啊。

爆豪沉下脸,“你刚才怎么说的,难道全部都忘记了么?”

“……没忘没忘……”

他为什么要做死!为什么!早知道当时捡到那玩意的时候就该扔掉的!




这个事故(是的你没听错就是事故)要从五个小时之前说起。

绿谷出久放学之后和往常一样回到家里,这个家现在空荡荡的,而隔壁的爆豪家也是如此。

绿谷的父母和爆豪的父母十分要好,四个大人有时一起结伴出去旅游,而这次他们去度假,大概一个多星期才会回来。

“你们俩要互相照应啊!”大人们这么叮嘱他们。

绿谷乖乖地点头。

爆豪则撇过脸,一脸不爽:“谁要和那家伙互相照应啊!”

绿谷早已习惯他这个样子,他不明白为什么爆豪这么讨厌他,明明两家父母关系那么好,明明小时候也玩得不错,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。

对于搞好两人关系这件事,他早就已经放弃了。

反正小胜这么讨厌他……

一边叹气,绿谷出久开始动手准备今天的晚餐,简单做几道菜就可以了,要煮两人份的。

等等就把小胜那份送过去。

才刚这么想,自家大门就被打开。

爆豪胜己脱下鞋子走进来,书包随手放在沙发上,自己也坐了上去,就像在自己家里一般随意。

绿谷怔了怔,这才想起大人们在出发前给了他和爆豪彼此家的钥匙,说是如果有紧急事件时也好互相帮助。

“老太婆说,要跟你一起吃饭,所以没给我留饭钱。”爆豪的声音听起来总是那么暴躁,“喂,废久,好了没有?”

绿谷再次叹气,真够我行我素的……“快了。”

然后菜上桌了,爆豪闷声地吃饭。

他吃得很快,绿谷心想,小胜大概是想要快点吃完回家,然后就可以不用看到我的脸了吧。

爆豪一下子就吃完了。他放下饭碗,提起一旁的书包,好像要收拾东西。

啪哒。

一个看上去像是DVD盒的塑料盒子掉到地上,恰好滑倒了绿谷的脚边。

他弯下腰,将塑料盒拾起,眼睛不自觉地开始打量着手上的东西――

“废久你别看!”爆豪的表情变得相当凶狠,其中参杂着一点紧张。

但绿谷出久并没有看见。

他看见的是一张印在塑料盒上的动漫图,两个少年纠缠在一起做着不可描述的事,而图片最上方是圆圆的字体……

《我才没有偷幼驯染的内裤呢♥》

绿谷拿着盒子的手开始颤抖。

“快给我!”爆豪扑了上去,但被绿谷闪开了。

“小胜……这、这真的是你的么?”

绿谷出久哆嗦地抬起头,“我们还未成年……这、这种东西不可以看的!少儿不宜!”

而且为什么会是两个男孩子!那那那那不是同性恋么!

爆豪胜己扯出可怕的笑容:“老子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?给我,那是我的东西。”

绿谷深呼吸,然后把盒子递给他,“小胜……这样不好吧……”

“啧!”爆豪用力地接过,狠狠地竖起眉毛,绿谷颤抖得更加厉害了,“废话那么多是想挨揍么!”

绿谷乖乖地闭上嘴巴。

“废久你给我听着,”爆豪的声音低沉,外面的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,他又背着光线,绿谷看不清他的表情,“我不管你怎么想,那是你的事,跟我没关系。对我来说,老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才不管你们这些渣渣是怎么想的。”

他头也不回的离开,绿谷望着他的背影,忽然间就想跟他说些什么,于是他遵从本能地开口了,“小胜……”

他并没有停。

“我没有觉得你怎么样……真的……”他鼓起勇气继续说,“虽然男生玩……这种游戏真的很怪,但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……”

爆豪停下脚步,转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绿谷反射性地缩起肩膀,却觉得小胜刚才的眼神好复杂。



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结束。

那天晚上,正当绿谷出久熟睡之际,两边脸颊突然被一双手无情地蹂躏。

他含着泪光睁开眼睛,到底是谁啊……好痛……

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家竹马面无表情的脸。

绿谷反射性地缩起肩膀,这应该不是噩梦吧……不是吧?

“废久,你不是说你没有觉得我怎么样么?”他慢慢地说着,“那就跟我来。”

“那个、现在那么晚了,我们要做什么……?”绿谷拉起棉被,只露出一双眼睛,小心翼翼地看着他。

爆豪胜己冷笑一声。

“你不是挺能说教的么?”他说,“就来心理辅导吧。”

......啊?



绿谷出久没想到,所谓的“心理辅导”竟是这样――

他被爆豪带到他的房间去,然後被霸道地按在书桌前的椅子上。

书桌收拾得很整齐,不过绿谷的视线被电脑给吸引住了。这不是几个小时前的那个……

“玩。”

真是简洁有力。

绿谷瞪着电脑萤幕上亲昵的两个少年,小胜该不会是要他玩这个吧? “我才没有偷幼驯染的内裤呢♥”?

他可怜兮兮地转过头望着他,自家竹马反倒像是被他这副模样给逗笑了,唇角扬起恶质到不行的笑容。

“你要理解我的想法啊,不是吗?既然要理解,不是要玩一下才会知道么,你说是吧?笨、废、久。”

爆豪“亲切”地搭上绿谷的肩,不知为何有些咬牙切齿。

后者冷汗直流,这样的小胜实在是太可怕了!

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小时候他们关系还不错的时候,那个像向日葵一般灿烂的男孩子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大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针,在绿谷看来分明是小胜心海底针才是!他永远都搞不懂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!

心里疯狂吐槽后,绿谷揉揉鼻子,认命了。

他无奈地笑了笑,冲着爆豪点点头,操纵滑鼠点进“开始游戏”。

他没有注意到爆豪胜己紧握的拳头,以及几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低语。

爆豪狠狠地瞪着眼前那一团海藻般的绿色鬈发。

有时候他真想把他撕碎。


虽然是工口+耽美,再加上声优敬业的演出,整个过程中让绿谷感到尴尬羞耻又别扭,不过故事情节还是不错的。

不过就像爆豪说的,他BE了。

呆呆地看着萤幕里小受泪流满面的脸庞,他莫名感到失落。

等等……

鬈发、雀斑,虽然发色不同,但这个角色――

“……好像有点像我耶?”绿谷傻傻地脱口而出。

“别傻了。”爆豪嗤笑着,一双眼眸深邃得像是深红色的海洋,直直看着他,“喂,废久,现在你倒是说说,你的感想如何呀?”

绿谷戳戳手指,偏头思考着,脸庞不自觉浮上一层红晕,“除去H的部分,其实还蛮好玩的……就是……在小胜面前玩有点……难为情。”

他低垂着头,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突然凝固,有道目光灼灼地凝视着他。

绿谷疑惑地抬起头,对上爆豪的瞳孔。

――那里头究竟充斥着什么情绪呢?

他迷惘地与他对视,太复杂了,他数不清也看不透。

此时一缕曙光从窗户照了进来。

……破晓了啊。

那一瞬间爆豪胜己仿佛从什么巨大的梦境里惊醒了过来,他的面庞扭曲,仿佛在懊恼着什么。

“你可以滚了。”他冷冷地说。



×



他不懂。

全世界那么多人,为什么偏偏是绿谷出久。

偏偏只是他。

那个有着婴儿肥雀斑的鬈发少年,几乎聚集了爆豪胜己讨厌的所有要素。

――哭包。软弱。优柔寡断。

还很笨,不管他对他再怎么刻薄,总是会在哭泣之后又跟在他后面,“小胜小胜”地叫,让人心烦意乱。

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傻气的人?他想不通,无所谓,反正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意义。

但他总是想不明白,全世界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女人,为什么他就堵在“绿谷出久”这条路上。

这太糟糕了。

他忍不住讨厌起绿谷。

讨厌他的眼睛,讨厌他的笑容,讨厌他总是让自己无法自控做出一些蠢事。

――为什么……又是这种眼神。

――不要总是这样看着我啊。

――绿谷出久,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?

他恨恨地在心里这么唸着,却又无可奈何。

对一无所知的绿谷出久无可奈何,也对快要失控的爆豪胜己无可奈何。



――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?

在那个清晨,爆豪胜己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。

逃避并不是他的风格。自欺欺人更不是。

他只是……拉不下脸来而已。

凭什么是他先喜欢上废久?明明更应该是废久先喜欢上他,然后再跟他告白才对!

就是这样啊!爆豪用力地点头。






……看来爆豪和绿谷之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
© 拆野千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