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 赐予你长不大的权力。”

【胜出】我得了花吐症,却没有暗恋的人……大概吧?


> 一个非常乱七八糟的脑洞。

> 努力做到不OOC、貌似失败了……(捂脸)




01


某天,上课上到一半,绿谷出久忽然开始剧烈地咳嗽。

不适感突如其来,连他本人都感到措手不及。

“绿谷少年,你没事吧?”被打断教程的欧尔麦特有点担忧地看着他。

“没……咳咳咳!”

绿谷咳出了不得了的东西。

真的不得了,因为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突然吐出花瓣的!

众人错愕地看着地上那几朵淡蓝色的花瓣,上面淡淡的血丝将它们染成半红。

“魔术?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等才能啊绿谷!”

“应该不是吧……”

“还是、绿谷……你……吃过花?”

绿谷出久一脸苍白地摇头。

“那为什么会吐出花来啊!”

“莫非,你中了个性?”轰焦冻冷静地提出他的判断:“上次实习任务,敌人似乎有对你施展过个性,但那时候你并没有什么异状。难道是现在才发作? ”

绿发少年连连点头,好像真的可能是这样。

“总之,绿谷少年先去治疗女郎那里吧!”欧尔麦特说。




02


爆豪胜己眯起眼眸,凝视着那几片花瓣。

直到它们被扫起来之前,他就这么一直盯着。

眉间的皱折愈来愈深。

看起来暴躁的少年低低地说着。“废久,你为什么总是要让我这么烦躁。”




03


治疗女郎对绿谷诊断过后,睁大了眼睛,看向他的眼神就像看着某种珍稀生物。

少年被他看得有点忐忑不安。

“没想到啊,真是没想到。”老婆婆的眼里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光芒,看得他越来越发毛,“这种小说里的设定,居然会是某人的个性……”

绿谷迷惘地望着她。

“请问……是什么个性呢?”一开口,他又忍不住吐出花瓣来,“……我现在的状况是不是很糟糕?”

“绿谷同学,你中了‘花吐症’。必须和所暗恋之人两情相悦并且亲吻才能痊愈。”

绿谷发现他只要一说话就会咳嗽,一咳嗽就会吐出花瓣,为了不增加清洁人员的困扰,索性就不说话。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撕下空白的一页,写上他原本要说出口的话語。

【但是,我没有暗恋的人啊……】

治疗女郎歪着头回想着她前不久刚看完的小说里的设定:“如果没有得到治愈,三个月内就会死去。”

“什么!那我不是死定了么――咳咳咳!”




04


绿谷出久一脸生无可恋地回到教室。

大家纷纷前来关心他,他拿出纸笔,告诉大家他在保健室里听到的一切。

然后不断地摇头,大眼睛里盛满了忧伤。

他在心里习惯性地碎碎念。

我不想死。

我真的不想死。

我想成为英雄,最强的英雄。

但是我要死了啊,之前的努力就要白费掉了……就因为我没有暗恋的人?这什么见鬼的理由啊啊啊!简直是全宇宙最扯的死因嘛!

呜呜呜……

“这么说来,绿谷你没有暗恋的人,但是中了花吐症的人必须在三个月内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,不然就会死?”饭田推了推眼镜。

“还要亲嘴啊?这设定跟睡美人好像!”上鸣发表感想。

耳郎一记手刀劈在他头上:“这不是重点!”

大家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们的绿发小伙伴。

绿谷没有喜欢的人。

但绿谷中了花吐症。

中了花吐症必须和喜欢的人在一起,不然会死。

所以绿谷会死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啊。”同学们的心情不由得有些低落。

“对了。”轰开口,“如果现在让绿谷喜欢上某人,再让某人喜欢上他,这样应该可以吧?”

“但是喜欢上一个人真的这么容易么?”蛙吹说,“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呢。”

“在座有哪位喜欢绿谷么?”八百万突然开口。

几乎全班的人都举起了手。

马尾少女嘴角抽搐,“是恋人间的那种喜欢!这个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好吗!”

大家面面相觑。

绿谷疑惑地看着副班长大人,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问?

“如果有人暗恋你,那么你只要在三个月内也喜欢上他,就大功告成啦!”看穿他的疑问,八百万爽朗一笑。

真是个好主意!

丽日望着绿发少年,脸忽然有点热。她还没有搞清楚,她对小久同学的感觉,究竟是单纯的好感,还是那种喜欢……而且要在那么多人面前承认,好像有点……那个啊……

但是要是没有其他人出来,小久可能三个月后就要死了啊!

丽日在心里这么呐喊,铿锵有力。

她不想让小久死掉!

少女正要下定决心,一道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暴躁声线这么响起了。

“废久,跟我出去。”




05


爆豪抓着绿谷的手腕,少年掌心灼热的温度从手腕蔓延至心底深处。

绿谷出久抬起头,望着自家竹马的背影。

对于爆豪胜己,他的感情一向复杂,近乎矛盾。

讨厌却算不上憎恨,排斥却算不上厌恶。

同时却又想要靠近,忍不住憧憬着。

这到底算什么啊……?

“哪,小胜,如果我死掉的话,你是不是会很高兴?”

绿谷出久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么蠢的问题。

下一秒他又咳嗽了。看着地上的花瓣,他在心里默默忏悔,清洁叔叔清洁阿姨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!

爆豪胜己转身看他,他的眼底是某种复杂的情绪,不是憎恶也不是不屑……绿谷出久从以前就看不透爆豪胜己这个人,现在更是不懂。

小胜他……到底在想什么?

手腕上的力道忽地加重,他抬眼看着他,心绪迷惘。

“废久。”

他一字一顿地说,“在我打败你,成为最强的英雄之前,你都不准死,知不知道?”

绿谷呆呆地看着他。

咦,奇怪,为什么心会突然跳的好快?是因为花吐症吗?但之前,他有的时候也会突然这样……

某一瞬间不经意对上他肆意飞扬的眉眼;坐在观众席上,看他倨傲而快速的取得胜利,阳光笼罩着他,少年的身影似乎在他的眼里绽出了光。

……还有很多很多瞬间,起因好像全是因为,“爆豪胜己”。

绿谷疑惑地想,为什么呢?

他们继续前行,两人之前的氛围却比方才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

天晓得是什么呢。

只是开始莫名地希望,这条路再长一些。




06


爆豪胜己把他带到教师办公室,找到了欧尔麦特。

“喂,你是不是爱着废久?”他跩跩地开口。

绿谷瞪大眼睛,小胜你在说什么啦!

欧尔麦特也被这个问题搞得不明所以,他想了想,最后还是慈爱的注视着两个少年。

“你们都是我亲爱的学生啊~”

绿谷嘴角抽了抽,爆豪却继续把他拉到隔壁办公桌。

看他竹马嘴一动,他就知道他要问什么。

小胜打算把这问题问遍全校吗!

绿谷出久伸出手:“不要啊!”

身形一个不稳,他整个往前扑倒在地。

如果只是他一个人,其实也还好。

但要命的是,他顺便扑倒了前方的爆豪。

爆豪在那一瞬间听到了他的呼唤,正要转身看他。

于是爆豪少年荣幸地成为了绿谷出久的肉垫,好死不死,这种姿势正是俗烂到连八点档都不会演的那种。

‘嘴嘴嘴嘴嘴……我我我我和小胜的嘴……’绿谷哆嗦地想着。

爆豪则整个呆掉了,一贯冷静的脑袋停止运转,唯一的感想就是……好软,好像有点甜甜的味道,和废久接吻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


07


事后,绿谷慌张地道歉,却诧异地发现,他居然没有再咳嗽了!

也没有那该死的花瓣!

啊,真是太好了……等等是不是有哪里怪怪的?

想清一切的绿谷出久顿时涨红了脸,在众教师看热闹般的注视下头也不回的奔出办公室。

爆豪望着他的背影,呆立了一会儿,开始发出非常不符人设的傻笑,也奔了出去,大概是要追回他的初吻对象。

欧尔麦特收回差点掉下去的下巴,尽可能云淡风轻地感慨了句。

“青春啊。”




- 完 -




# 后续、之一


爆豪胜己追上了绿谷出久。

后者整张脸红得像颗蕃茄。

“我和小胜亲嘴了、然后花吐症就好了……”

他结结巴巴地说着,眼睛完全不敢看向面前的人,“所以,我喜欢小胜,小胜也喜欢我?”

“这么明显的事就不必再多说了吧。”

爆豪胜己邪魅一笑,然后对准幼驯染的嘴,亲了下去。




# 后续、二


尾随在后躲躲藏藏跟踪两人的A班众同学震惊了。

“他他他他他们……”

“居居居居居然……”

“果然男人在遇见自己心爱的男人之前,都以为自己喜欢的是女人么……”

“喂喂刚才那句谁说的!”

“总之,咱班第一对班对诞生啦!”

然后大部分人开始不明原因地欢呼起来。

丽日御茶子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有点怅然若失,但内心仿佛有什么正要破土而出。

……啊,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了呢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08 )

© 拆野千冬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