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 赐予你长不大的权力。”

【瑞金】永远未遂

> Music・花たん - 【オレンジ(Orange)】 

> 金和格瑞都孤苦伶仃,从某种程度上算是相依为命的设定。

 
 

01.


孤儿院来了个新的孩子。

一头银发泛着清冷的光泽,眼眸宛如紫罗兰色的海洋、深不见底,还有那张精致的脸蛋,像雕像一般面无表情。

在孤儿院里,漂亮的孩子总会受到其他孩子的忌妒,因为这意味着他被领养的机率更高。

于是格瑞理所当然地被排挤了。

孩子们都把格瑞都做空气一般无视。

但有个男孩例外。

“你叫格瑞是吧?”

那个男孩的脸蛋脏兮兮的,一双蔚蓝的眼瞳眯成月牙儿,笑容宛如照进陋室里的阳光,与他那一头灿烂的金发相互辉映。

“我叫金!”

 

 

02.


整个孤儿院里只有金会和他说话。

只有金会一直缠着他。

只有金会在分点心的时候替他拿一份。

只有金会陪在他的身边。

无论格瑞如何冷眼相待,那个男孩总是笑着,在他身边吱吱喳喳的说话。

格瑞竟也习惯了他的身边有金的存在。

并且,不再寂寥。

 
 
 

03.

 
 “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。”

很多天后的某天,吃饭的时候,看着那粒差点就要喷到他脸上的米粒,格瑞受不了般地微微皱起眉。

这是格瑞来到这里之后,露出的第一个表情。

金愣了愣,然后笑得更加灿烂。 “嗯,我姐姐也是这么说哒!”

格瑞低着头,吞下最后一口饭,然后静静地问,“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?”

 “啊?”

 “你对我那么好,到底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?”

金睁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他,目光极为清澈,格瑞不自在地别开了脸。

然后男孩的回答险些让他吐血。

“格瑞,你真是个有趣的人!”

 “......”

 “我对你好,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!”小孩子的思考模式。

 “......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喜欢别人的。”

 “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耶。”金歪头思索,“大概是因为,格瑞很像姐姐吧......” 

 “......我长得很像女生吗?”

闻言,金不顾旁人的侧目狂笑起来。

“当然不是啦,我说的是感觉嘛!”金握紧拳头,忍笑,“格瑞你和我姐姐一样,都有一种特别~特别让人安心的感觉!”

格瑞看着金双眼发亮,手舞足蹈着。

金一定很喜欢他的姐姐吧。

“告诉你哦格瑞,我姐姐她可厉害啦,她几乎什么都会呢!”金的眉毛几乎快要飞起来了,但他像是想到什么,快速地低下头。

“我好想她。”金小声地说。

格瑞垂下眼,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瓜。

他对自己的举动感到讶异,随后又尴尬地放下了手。

 
 


04.

 
那个金发的男孩蜷曲着身子,单薄的身子任由别的孩子们拳打脚踢。

怀里却紧紧地护着什么东西。

带头的是孤儿院里的小霸王,本该带着稚气的脸笑得狰狞。

格瑞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发狠地揍那个带头的家伙。

小霸王的跟班将格瑞拉开来,然后是一巴掌甩了过来,痛得格瑞眼前发黑,却依然拼命地挣扎,紫罗兰色的眼瞳冷冷地瞪着那个对金施暴的孩子。

被格瑞瞪着,小霸王有那么一瞬间畏惧了起来,不过他很快就扯开嘴角。

“哪来的杂碎。”

一阵痛揍。

金怀里的东西也被夺走了,那是两人份的点心。

......好痛......

格瑞迷迷糊糊地朝金看去,那双晴空一般的眼眸弥漫着浓浓的雾气。

金哭了。

怎么可以让他哭呢。

他笑一笑,整个世界就好像亮了起来。

这样灿烂的金,怎么会有人舍得他难过。

“不要哭啊。”格瑞低语。

金什么也没说,只是紧紧地抱住了格瑞,肩膀不断地颤抖着。

格瑞看向脏兮兮的天花板,也紧紧地回抱住他。

 
 
“格瑞,对不起......今天没有点心吃了......”

“......笨蛋。”

  
 

 

05.

 

格瑞很快就被一户人家看中了。

就算想要留在这里,院长也一定不会同意的——对那个人而言,这里多一个孩子等同于多一个累赘。

格瑞面无表情地望着天空,想起了金的眼睛。

如果他走了,那家伙,会哭的吧?

那个笨蛋,又会变成一个人了。

——如果金求他留在他身边,他就不走吧。

格瑞这么想着。

 
他没有想到。

得知格瑞要跟着收养他的家庭离开,金竟然笑了。

那是发自内心的、足以照亮黑暗的笑容。

“格瑞,一定要幸福哦!”他说。

——一定要,幸福哦。

 那一天,金没有跟格瑞说再见。

 

 

06.

 

那天晚上,格瑞离开了那户人家,偷偷地跑了回来。

他在孤儿院门口的台阶上,看到了金。

他抱着膝盖,看着月亮发呆。

格瑞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,晚上还只穿那么单薄的睡衣在外面吹风,这么让人不省心的笨蛋,怎么可能放心让他一个人啊。

金呆呆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他。

银色的发丝流淌着冷冷光芒,少年逆着月光,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正被那双紫罗兰色眼眸认真地注视。

“我一定是在作梦吧......”金念喃着。

摇摇头,少年莞薾。他伸手敲了敲金的脑袋,“作梦?”

金蔚蓝的眸子瞪得大大的。

下一秒,他用力的扑抱上去。

“欢迎回来!”

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




07.

 

“如果被院长看到的话,一定会被送回去的。” 

格瑞看着金,对他伸出手。

“金,我们逃走吧。”

逃走吧。

逃离这个让人悲伤的地方。

逃到没有人的地方去。

要永远在一起。

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了。 

然后,就安然地,安静地,安全地,度过余生吧。 

金仰起小小的脸,凝视着比他高大的少年,伸出小小的手掌。

“好。”

 

 
 

08.

 

“格瑞,我们会幸福么?”

“会的。”

“格瑞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么?”

“会的。”

“格瑞——”

“嗯?”

 “没什么,”金笑嘻嘻地,“就只是想叫一下你的名字。”

两个孩子牵着手,一直走,一直走。

要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,远到没有人能找到他们。

那究竟是哪里呢?没有人会知道吧。

 

 


09.

 

永远在一起——

——多么美好的愿望。

当那些大人硬生生地掰开他们紧紧相牵的手时,格瑞这么想着。

金看起来好绝望。

格瑞定定地凝视着男孩,那些扭曲的、丑陋的、大人的脸,好像突然变得无比遥远。

然后金看到他笑了。

......格瑞淡淡地笑了。

金第一次看他笑,竟是在他们别离的时候。

“金,你一定要幸福。”

然后在原地,安然等待。

 

两只手,彻底的,分开了。

金絕望地看着银色的光泽消失在夜色的尽头。

“呐,格瑞,这一定是骗人的......对吧。”

 

几天后,金在大人们的谈话中得知,收养格瑞的那户人家,搬去了很遥远的另一个市区。

 

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么?

当然还没有。

 



10.


于是许多年许多年之后。

当少年逐渐成长到足以可以保护自己珍视之人之时。

当男孩经历一切艰苦还仍然面带微笑之后。

最初相遇之地,两人不经意的擦肩而过,却在下一秒拉住了对方的手。


“格瑞,好久不见。”

“让你久等了,金。”

 
 


00.

 

这个世界,有些人是注定要相遇。

即使经历分离,也一定会再次相逢。

——这就是命运。

 


-  完  -

 
 
 


评论
热度 ( 30 )

© 拆野千冬 | Powered by LOFTER